设置

关灯

6孟小姐,可以教教我吗

    “……硬闯?怎么硬闯?”孟安沅职业病发作,怀疑地瞪着他。“直接往防护壁上撞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男人微笑颔首,“完全的异形不可能穿过防护壁,但混血受点伤可以勉强通过。你应该很清楚吧?”

    女孩一愣,立刻摇头:“我又没亲眼见过……理论上来说是可行的。”这人说得轻巧,但从他昨晚的惨状来看,可不是“受点伤”就能一笔带过的。

    “异形血统浓度越低、越接近完全的人类,防护壁的力量就越有限。所以人类,包括你,可以自由穿越防护壁。对吗?”男人一边说一边把染血的绷带从身上往下拆,孟安沅阻止的话还没说出口,就发现绷带下的原本的伤口已经接近愈合。

    “你的伤怎么会好得这么快?”女孩掩饰不住惊讶和好奇,眼睛睁得圆圆的。

    “因为有人及时救治。”

    “?别胡说了,就算我是神医也不可能让你的伤这么快愈合,是你的异形血统在发挥作用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孟安沅有点生气,看着男人那张脸却怎么都无法冲他发火。他好像一个全凭本能行动的、不谙世事的少年,清纯无辜的长相加上如湖水般干净的眼神总是让她不由自主地心软。

    “你不高兴了吗?”见她表情不太对,男人又弯腰过来,专注地望着她的眼睛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不高兴。”她默默消了气,避开他的视线,“先进去吧,我们需要谈谈。”

    她换掉鞋子走进客厅,男人乖乖跟在她后面。她刚把书包放到桌子上,就听到他说:“我已经把我的名字告诉了你。所以,你的名字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站在她身后,神情温柔地凝视着她。她莫名耳后一热,答道:“我叫孟安沅。”

    “孟,安,沅?”男人一字字念着她的名字,“我该叫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随便,怎么叫都行。”孟安沅总觉得两人的对话很别扭,却又说不上来哪里别扭,可能因为他给人的感觉和人类男孩实在太不一样。“你饿不饿?我留的面包你好像没动……水也没喝?”她皱了皱眉,拿起那瓶水拧开瓶盖,“要不要先喝一口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