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4勾人

    快天亮时,孟安沅终于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。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始终没有醒来,只是无意识地紧贴着她赤裸的肌肤。那么好看的一张脸埋在她高耸的乳间,不仅勾人,还色情极了。忽略那条浴巾,她就是一丝不挂地被他压在身下,而他也裸着上半身,这种姿势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,怪不得她飘飘然脑补。

    可脑补归脑补,身体再有感觉,她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去勾搭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,更何况他显然不是普通人类。她把他捡回来,一开始只是想要暂时保护他。如果今晚巡逻的人不是她,无论守卫部还是边防军,都不会对一只触手怪有什么温情可言。

    可是,接下来要怎么办?

    这个问题显然很难回答,直到睁开酸涩的双眼发现快要迟到时,她也没有得出答案。这件事她做得不算合适,既冲动又不顾后果,幸而男人似乎对她没有恶意。昨晚他虽然阻止她靠近还拿了她的配枪,却也没再进一步做出攻击性举动……当然,也有可能是他根本不会用那把枪。

    那她更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啊。

    孟安沅莫名理直气壮起来,接着就发现自己手脚麻得动不了:被人压在身下一整晚,不麻才怪。她挣扎了几下,苦着脸等那阵刺人的麻过去,这才用力把男人从她身上推开。一恢复自由,她立刻用浴巾把自己裹好,站起来却发现自己躺过的地方湿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……还能是什么,现在她腿心还在隐隐发热,空虚感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女孩再次红了脸,又气又羞地往男人腿上轻踹了一下。温热的淫液随着她的动作浸湿了腿根皮肤,明晃晃地彰显着身体的欲望。她呼吸滞了滞,强忍着想把手指伸进小穴内的冲动,去浴室草草洗了个澡。只要学院还开门,哪怕天都塌下来了她也得去守卫部报到。

    收拾好一切,孟安沅从厨房翻出袋榛子面包,一边咬着一个一边把袋子放到沙发前的桌子上。男人仰面躺在沙发上,呼吸比昨晚平稳了许多,看上去更像是在熟睡。

    她凑过去上下打量着他。今天是晴天,明亮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两人身上。男人的五官透着几分幼感,表情平和的样子甚至有点无辜。而他的身体在阳光下比昨晚更显诱惑,蜜色肌肉线条优雅,野性的力与美彰显无疑。哪怕看上去像一件精致的艺术品,男人从长相到身材都散发出隐隐的异族气息,看似和人类男性无异,孟安沅却十分笃定他的异形身份。

    更何况昨晚他都用触手缠了她。

    按捺不住好奇,女孩偏头盯着他的腰,试图找出一些触手怪的痕迹。但什么都没有。触手系异形的触手和防护壁一样属于能量实体,可以随时出现和消失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和他有着类似的能力。

    她正看得有点痴迷,口袋里的手机冷不丁震动起来。孟安沅吓了一跳,回过神来发现迟到已经变成了既定事实。她接起王雨檬的来电,拿了瓶水和面包一起放到桌上,再好心地把窗帘拉起来,急匆匆地冲出家门。

    女孩的脚步声很快消失,房间里恢复了寂静。几分钟后,躺在沙发上的男人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望着窗帘的缝隙,眼中没有一丝睡意。

    孟安沅今天打了一整天的瞌睡。除了巡逻不可能偷懒,没那么重要的课她都用来补了觉。

    王雨檬头一次见她这么没精神,问她:“你昨晚到底怎么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