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3赤裸相对(微H)

    孟安沅轻声喘息,拨开紧贴着阴唇的布料,用指尖碰了碰。花瓣般的阴唇上布满湿滑爱液,触一下就泛起痒意。她难耐地夹紧了双腿。

    这完全是个意外。她了解自己的身体,但不可能预料到什么时候会捡到男人,更何况还是个充满诱惑力的男人。不合常理的突发事件让她有点猝不及防,然而身体的反应要诚实得多。穿了那么久的湿衣服,她非但没有着凉,反而感到体内涌出阵阵热潮。内裤早在触摸男人胸口时就湿透了,胸前两点也刺痒起来,似乎在期待着被谁用力蹂躏。镜子里自己的脸上始终布满红潮,看上去十分的……饥渴。

    孟安沅有些被自己的表情吓到。和程池在一起时,两人该做的事情都做了,却也没出现过今天这种状态。她懊恼地揪了一把头发,急急脱掉衣服站到花洒下。冷水冲洗着燥热的身体,她泼了点水到脸上,总算清醒了几分。放在平时她可以随意抚慰自己的身体,但现在外面还躺着个来历不明的伤患,她得保持警惕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女孩拍了拍自己的脸,从脱下来的那堆衣服里翻出配枪放到一边,继续冲洗身体。在门口被男人绊倒时,她的小腿嗑在了台阶上,现在已经显出淡淡的青紫色。她皱着眉用手指去戳那块痕迹,忽然听到客厅里传来一声声响。隔着水声听不太明确,好像是什么东西摔倒的声音。

    孟安沅愣了一秒,迅速关掉花洒。她怕外面出什么情况,顾不上穿衣服,一边扯了条浴巾围上,一边把枪握在手中,就这么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很紧张,幸而客厅里并没有第叁个人。男人原本被她拖到沙发上躺着,现在则背靠沙发坐在地板上,安静地低着头。他赤裸着上半身,缠在肩膀上的白色绷带隐隐渗出血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孟安沅被他的伤势吸引了注意力,连声音都温和了几度。男人却没什么反应,依旧垂着眼,精壮的胸膛缓缓起伏。

    孟安沅这才意识到他不一定能听懂人类的通用语,顿时有些苦恼。僵持了几秒钟,她还是更担心他的伤势,枪口放低慢慢向前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那个,你——啊!”

    一句话还没说完,女孩的腰就被什么东西猛地扯了一下。孟安沅还没来得及看清缠在自己腰上的是什么,就以一个狼狈的姿势摔在地上,差点撞上不远处的桌角。痛感渗入皮肉,她忍不住“嘶”了一声;紧接着手里一空,那支守卫部专用的配枪就这么被轻而易举地夺走了。

    孟安沅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在不清楚对方身份和来历的前提下,她擅自把他带到家里实在是太过冒险,如果他有恶意,甚至可以说是自寻死路。懊悔和恐惧涌上心头,她连忙往后缩了缩,想要爬起来,腰上的东西却适时地紧了紧。

    那竟然是一条蠕动的触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