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2难以拒绝

    边境特殊守卫部的办公室位于边防军事学院办公楼的顶层,通常会亮灯到半夜。不过真正干活的只有当值的能力者,和平的日子里其余人基本上都在惬意地摸鱼。

    程池推开办公室的门时,果不其然孟安沅早就不在了。屋里李雪妍正和赵一智围着小方桌打牌,见他进来,笑嘻嘻地冲他招手:“要不要一起?”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程池掩饰着失望,走到他哥的办公桌前看了看。桌上摆着几份文件,内容他早已熟悉,是最近军队一直在强调的事。赵一智瞥了他一眼,悄声对李雪妍说:“小程好像最近被安沅甩了,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李雪妍眉毛一挑,声音都高了一个度,“我错过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当事人之一听着他俩的八卦声,只能默默找本书遮住脸。

    此时,另一个当事人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,正冒雨把一个陌生男人拖进家门。

    孟安沅浑身湿了个透。她把书包丢到置物架上,又抱又拽总算把一动不动的男人拖进了屋里。这么一趟下来,她身上也蹭了不少血迹,雨水气味和淡淡的血腥味让她有些不知所措。边境已经和平了很久,她之前也从来没沾过血,一时间大脑都是空白的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窗外越来越大的雨声惊醒了她。她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,深呼吸几次后开始回忆培训时学过的急救知识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她总不能再把他扔出去。

    男人一直没有苏醒的迹象,身上除了血迹还沾了些泥水之类的脏污,连长什么样都看不清。孟安沅把急救箱放在一边,先拿了块湿毛巾给他擦脸。擦着擦着,她终于看清了他的脸,手也情不自禁地停了下来。从身形来看,这毫无疑问是个成年男人,可他长了一张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的脸,俊朗中透着几分清纯无辜。她屏住呼吸仔细打量着他的睫毛、鼻梁和嘴唇的形状。如果有男人顶着这样一张脸撒娇,恐怕绝大多数女人都拒绝不了他吧……不对,不仅不会拒绝,还会纷纷往上扑才对。

    孟安沅摇摇头试图甩开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,结果脑子却越来越乱,脸也越来越红。